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00Q】Minor Injury Part 4

考完试了~ 恢复更新 依旧是ooc 平淡无味orz

前三章: part one

              part two

              part three

PART FOUR

陡然间有了一个男朋友,又陡然间不再有。邦德感觉有些发懵。

这不是这位传奇特工第一次被甩,只是,这实在是有些意想不到。

“我以为我们之间还有感情的。”邦德说,他的眉毛疑惑地挑起,湛蓝的眼睛任谁都不能拒绝。

他眼中流露出真切的不舍,Q知道自己没法在那样的目光下暴露太久。

于是他只能叹气。

“确实,我们确实还有,”Q摊了摊手,没有了眼镜的隔阻,邦德可以清楚地看到军需官浅淡的绿色眼睛,在毛绒绒的头发衬托之下,显得理智又残酷。

“只是客观条件不能允许,你不能让我同时担着财产和人身两方面的危险,然后又不得不接受你随时都会忘记我另觅新欢的可能。”Q的声音波澜不惊,“MI6的保险不包括这一点。”

“我真不知道你有这么实际,Cute。”邦德微笑,他看着军需官回了他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他转身,去赶回伦敦的飞机。

“我总是很实际的,”Q对着邦德的背影喊了一句。他不是拿着杀人执照和瓦尔特手枪,总是西装革履风流债无数的那种人,他每天面对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数据,处理事情靠的是公式和实验,并非……

运气。

而詹姆斯邦德,Q的脸上浮起微笑,毫无疑问,运气是他事业辉煌的一个重要因素。

总有人是拥有让人嫉妒的、该死的幸运,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地以为任何失去的东西都可以再弥补,任何死局都能被化解。

“你笑得真可怕,”金发的心理医师靠在病房的门上,手中拿着Q的眼镜,“镜片上沾了血,鼻托变形,不过已经都修好了。”

“能见到你真好,”Q抬起头,笑容扩大。

“真心的?”玛德琳娜美丽的眼睛眨了眨,“我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不过他很爱你,我能感觉得到。”

这是多么令人感动而又尴尬的言辞。

“他一半属于他的职业,另一半是空虚。”Q慢慢开口,“除了007这个身份之外,他剩不下什么。”

军需官用手捂住眼睛,让玛德琳娜看不清他到底是不是在哭泣。

“我们都只是普通人,Q。”她把眼镜塞到Q的手里。

军需官用手腕擦了擦眼眶,把眼镜戴上,像个安静的书呆子一样,眼睛红红地看着女医生。

***

“我们一起度过过很愉快的时光吧。我记得,虽然记忆不可靠,但是Q,我想感觉不能撒谎的。我恢复记忆之后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

男人的声音像是磁针一样摩擦着,Q的耳膜因此胀痛,头脑也产生了眩晕感。

“你很优秀,我爱你。”

接着一声枪响,万籁俱寂。

Q从梦境中醒来,电子闹钟响个不停,他伸手按停闹钟,思维迷迷糊糊地运作着:这大概是他梦见的邦德的第四十种死法。

整个世界仿若一只装着乌贼的水瓶,它的墨汁吞噬了一切——纯净的水和它自己。Q看着邦德在这漆黑如墨的世界里前行,这个每天都要给自己找点麻烦的特工先生,身上的伤痕与他曾经遭受过的心理创伤比不值一提。

伤痛是神经,遍布苦难的脊骨。

而它们蓝眼睛的主人,还拥有枪支和风流的玩笑,以及对预算毫无概念的、可怕的大脑。

爱上他,就变成了如此理所当然又轻而易举的事。

Q不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他也许是专业的,他也许受到了邦德的信任,但是还有无数种可能会让他在下一秒就永远失去他。

为了保住这份工作以及自己可怜的尊严,Q觉定做先放手的那一个。

可是邦德为什么不能理解呢?

吃过早饭去上班之前,Q把亲手做的猫饭放在冰箱里。除了吃特定牌子的猫粮之外,Q8喜欢吃小鱼干,但是Q9只吃捣成泥的鳕鱼。

它们还是亲兄弟来着。

可悲的009一直把它们当作小姑娘,它们会喜欢他就怪了。

穿得像个普通的小宅男的Q,背上那个沉重的电脑包,在两个白雪一样的猫咪的簇拥之下,打开了家门。

“嗨Cute,”沙金色头发的男人举着一朵玫瑰,站在Q的家门口,“早上好。”

Q直接把门摔在了男人脸上,然后手脚利索地打开了紧急安保系统,大门从里面反锁,窗子自动弹开,一切电子设备陷入无声地尖叫——自删程序,然后停电。

Q8和Q9被一把抄起来抱住,Q几步跑到窗子前,眼一闭跳了下去。

当邦德气急败坏地撞开门时,那扇窗子刚好关上,附着的电子锁开始融化并把自己焊死。

该死的计算机科技。

*** 

MI6的Q支部今天有点不寻常。

一007复职后第一次来支部光顾,却没要求任何设备支持,二是他们的老大差点迟到,还跑得气喘吁吁。

但是他的猫很可爱。

而且很黏007特工。

这个事实让支部的员工们心照不宣地微笑了一下,但也就这样了,今天老大的情绪不好把握,他们也是兢兢业业的小公务员,不能随便开老大的玩笑。

“这就是你对待前男友的态度吗?弃之如敝履?”邦德的表情波澜不惊,让Q产生出了心虚的感觉。

哦,他还在揉着Q8的小肚子——这个小叛徒!

但是,MI6的军需官是不会退缩的。

Q深吸一口气。

毕竟,这是为了大家都好的决定,不是吗?

“你不该突然出现的。现在我家都毁了。”Q冷冰冰地说。

邦德显然并不觉得是自己的错:“是你反应过度,先生。”

“我以为……”Q揉了揉脑袋,把打理好的卷毛揉得翘了起来,“我以为你是什么人假扮的。”

“看来你那个时候还没睡醒。”邦德微笑了一下,军需官的黑色卷发和挂在他肩膀上的、雪白的Q9先生相得益彰,让特工揉搓Q8的手劲大了一点。

然后长着八根胡须的绅士不开心了。

它翻身从特工先生膝盖上轻轻跃下,落地后冲着Q9叫了一声,

Q9很自然地登上了Q的头顶,在丰盈的卷毛中盘成了一个团,肩膀的位置就空给了Q8。于是军需官就被这两只雪白的小生物埋了起来。

邦德默不出声地看着这一幕,在被他遗忘过的那八个月中,这样的场景也在Q家里发生过。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把Q9举起来,再拢进自己怀里,让他男朋友的肩膀和颈椎能够减轻压力。

现在,他不能了。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让Q直接判了他死刑。

遗忘,这并非他的过错。

何况他们仍然……

“Double-oh-seven,”Q突然出了声,“我觉得你应该到M那里去了。莫尼彭尼小姐刚刚给我发了邮件。”

“这就完了?”邦德站起来,一步步走向Q的办公桌,然后绕开讨厌的电子设备,居高临下地站在Q的面前。

他的神情严肃,似乎空气中隐形的火药几乎一触即发。

Q闭上眼睛,只觉头顶一阵轻松。

然后他睁开眼,邦德的手蹭过他的头发,把Q9轻轻捧起,接着又放在他的腿上。

“他特别喜欢你的头顶,但是这对颈椎伤害挺大的。”邦德说完,退离Q的安全区。

早上那支玫瑰被邦德随手搁在了Q的办公室里,花瓣零落,十分凄惨。

但是Q的目光从特工先生的背影挪到那支玫瑰上,总是移动不开。

*** 

新的任务是要去俄罗斯。

邦德临走之前还是狠狠地怀念了一下Q的红茶。然后他义无反顾地离开,他太久没有拿起枪了。


  30 5
评论(5)
热度(30)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