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00Q】Minor Injury 第三章

Three

“眼睛颜色是339900的是Q8,颜色是66CC33的是Q9,”009念着Q发给他的信息,“请勿搞错食盆。”

好吧,他知道HTML色码表。

两只除了眼睛颜色略有差别的雪白猫咪从餐桌底下溜了出来。

桌上两只白瓷猫食盆一个写着Q8一个写着Q9,再联想到Q的那个马克杯,就算面瘫正直如009特工也不由得抽动了几下嘴角。

这是认真的?

***

“我当然记得你,你……但是你肯定不记得我了。”招待眉飞色舞地对邦德说,“我对你的记忆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

“你做了什么?”邦德眉头紧皱,下意识地握住了口袋里的瓦尔特。

“喔,我虽然兼职做吧台招待,但是我实际上是这里的催眠师,但是人们对催眠越来越缺乏信任……”招待把一杯绿色的液体倒进了邦德面前的杯子里,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比我能干的人又那么多,我没什么事儿做,只能给自己找点乐子了。”

“你以篡改他人记忆为乐?”一股恶寒袭上邦德的脊背,那根针刺入过的地方似乎又隐隐作痛。

对方不以为意地耸肩:“我无需开刀动你大脑里的海马区,只要一个词,一切就像被橡皮擦去了一样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怒火瞬间自邦德的心间燃烧至眉宇。

“你怎么敢——”邦德眼中,奥伯豪尔的脸和面前这个人的五官逐渐重合,他们本就带着嗜血又残忍的相似。所以在邦德思维上反应过来前,他的身体已经迅速把这招待按在了吧台上,并当头浇了一杯消化酶奶昔。

“还给我,把它们统统都,还给我。”邦德在招待耳旁低声威胁。

几个安保人员迅速靠拢过来,但是此时,警报声打乱了一切。

在上一次被人闯入后,玛德琳娜在办公室里安装了警报系统。

邦德抬起头。

不,不要再一次。

玛德琳娜这次没有拉下窗帘,所以他们看得很清楚,一个男人一手扼住了心理医生的脖子,他的脚边躺着一个人——那是Q吗?

被教训了的催眠师冲着邦德喊了一句:“Le Mont Blanc。”

就是那个词,那把开启一切的钥匙。

邦德的回忆,有关Q的居多,但是也夹杂着一些有关其他人的。长久以来的失落感猛地被填满,邦德踉踉跄跄地走出一步。

Q曾是他的男朋友,这事居然是真的。特工想大笑,可是眼下的险情不允许他留恋失而复得的回忆。于是詹姆斯邦德掏出他专属的瓦尔特手枪,转身往楼上跑去。

行凶者把玛德琳娜禁锢在他怀里,正面对着邦德和他的枪眼,被挟持的女医师艰难地喊着他的名字,半是求救半是警告。

那个男人有一把枪,邦德第一眼就看到了,但是这把枪绝对没有Q配给他的好。而这个男人在射击方面也绝对没有他在行。

他想一枪打在男人的肩膀上,然后救出玛德琳娜和Q是可行的。

于是他扣动了扳机。

血肉与弹壳摩擦的声音非常小,男人的肩头瞬间涌出汩汩的血流。玛德琳娜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紧接着一个狠命肘击,她逃脱了。

女人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神越过邦德,惊恐地凝在了一处。

“躲开,快躲开!”她尖叫起来。

邦德往Q的方向扑去,一只手,一只长着尖锐指甲的手从他肩头堪堪擦过。

那也许是人,也许不是。

毛发纠结,红褐色的眼睛浑浊不堪,那副面孔如同阴沟里的苔藓一样铁青恶心,但是偏偏长着健全有力的四肢——这是怎样的怪物?

“Mon caramel……”面对着怪物,被枪击中的男人却口吐爱怜的昵称,尽管此刻他因失血而面色惨白,但是霍然亮起的眼神不能撒谎。

玛德琳娜忍着恶心看着怪物走过邦德直扑向受伤的男人,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邦德则赶忙扶起了被敲晕的Q。

“醒一醒,Q,快醒一醒。”他的手摸到军需官被卷发覆盖的后脑,一股温热黏腻的液体沾在了他的手掌上。

“这里需要一个医生,外科的。”邦德对玛德琳娜喊道。

后面跟上来的一个保安举起枪看住两个行凶者,另一个转身跑去叫人,玛德琳娜则非常豪爽的扯下自己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的一对袖子。

“凑合止血吧,医生马上就来。”她语气柔和非常,“他用玻璃杯把Q砸晕了,应该是那个时候割伤的。”

“我记起来了,玛德琳娜,我都记起来了。”邦德说这话的时候紧张兮兮的,就像是倒不上气来了一样。

“你记起来了什么?”

“我在和你之前,跟Q正处在一段……关系之中……”

***

那个现代版弗兰肯斯坦最终被关押在了瑞士本地的监狱,而那个怪物则被打了麻醉剂运往他处。

“我觉得这不是稳妥的方法,他们属于彼此,虽然,虽然有些诡异,但是事实如此。”Q对此事的评价是这样的。

邦德为他念完了整本任务报告,却丝毫没有得到感谢。

“Q,我……”

“别,别现在说,我脑子不清楚,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军需官的绿眼睛此刻暗的恰到好处,可是邦德却不能去亲吻他,让他合上眼安心入睡。

金发特工微笑:“比如原谅一个被催眠的男朋友?”

Q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变得讽刺。

“那还是别了。”邦德退出Q的病房。

玫瑰,玫瑰,玫瑰,Q没有目送特工离开,反而盯着床头柜上一簇簇惹眼的鲜花发呆。

门被叩响了三声。

“请进。”

穿黑色大衣的009特工举着一束猫薄荷进来了。

“我来看望轻伤下火线的军需官先生。”年轻人开门便讲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请别告诉我你给Q8和Q9的午饭里掺了这个,千万别。”Q露出一丝笑容,然而正直如009特工是不会为所动的。

“这是为你准备的,军需官。不过Q8和Q9,也可以,我觉得我把这两位小姐每天都惹上了七八十遍,她们从来不让我摸肚子。”009特工像是叹了口气,“但是从照片来看,她们很喜欢007特工。”

那些铺天盖地的,贴满了卧室和猫咪游戏室的照片,有一半以上都被某个金发蓝眼的特工占据。两位骄傲的女士放弃她们的自尊,露出肚皮供那个男人搔痒。真是世风日下。

“你知道了。”Q的笑容更深了。

“我不傻,”009特工皱着眉回答,“你也应该,挺了解我的。”

Q放声大笑:“是啊,一个爱好写诗的天才少年,毕业之后惨遭用人单位剥削,被迫与相恋八月男友分离?我了解,特别了解。”

“你也没有好到哪去。”

正当正直的小青年打算用一些犀利话语嘲讽自己的前辈时,门又被推开了,这次是猫咪收割者007特工,而显然,眼下他有些不爽。

“009特工,我非常意外在此看到你,毕竟,你应该去的地方是阿拉伯。”

老前辈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009只能忍气吞声地向Q眼神示意了一下,然后默然走出了病房。

“你不是走了吗?”Q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玫瑰们,“回家。”

“我等你一起回伦敦。”

“我是指……”Q皱了皱眉头,但是没说完,“没什么,一起回去面对M的抱怨也是个好主意。”

邦德轻轻笑起来:“我已经不住在瑞士了,我住在伦敦,和我的男朋友一起还房贷,还养了两只猫。”

Q脸上的表情先是僵硬了一下,然后他又笑起来:“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我才不会让你搬回去,邦德,詹姆斯邦德,我们分手了。”

TBC


  50 7
评论(7)
热度(50)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