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00Q】Minor Injury 轻伤 第二章

特别、特别、特别没有手感的一章。。。慎阅

Two

熟悉的风挟着熟悉的潮湿扑打在特工先生脸上,让他在桥底等特纳的时候硬生生感到了一股凄凉。

就刚刚。

他还没来得及问Q是什么意思,就看到黑发的军需官向他举起了一把冲锋枪。而不知怎地,他举起双手后退一步,而不是上前温柔地将Q解除武装。接着Q端着枪一步步把他逼出了Q支部。

再说一遍M为什么要他上缴武器来着?

他正一个人寻思着,就看到了一艘小艇远远驶来。

特纳的发际线比之前还要堪忧,但是身体还算好的。邦德和他打了招呼,然后搭上了船。

“M怎么样了?”邦德站在船头,水面上的风比之前的冷了些,吸进鼻腔可以镇定发胀的大脑。

“老样子。”

还是有些人是正常的,老样子,邦德心里庆幸着,向莫尼彭尼小姐微笑致意,然后推开了M办公室的门。

十五分钟后,邦德急匆匆地离开,脚步飞快,他的围巾飞过莫尼彭尼小姐的桌前,差点带倒了她桌上的玫瑰花。

“抱歉,”金发特工停下来,把花轻轻放回原处。

“这不是你唯一需要想我道歉的事情。”莫尼彭尼微笑着,从抽屉里掏出一沓子缴费单据,“你那间小公寓八个月的水电费。”

邦德有些吃惊:“八个月?”

“你和我说那里是你的固定住处,所以我该觉得你是个粗心大意的家伙吗?”

“也许,”邦德笑出了声,“我还没有被人催缴水电费的经历。”

“那么你该谢谢我了,毕竟这可是007的新冒险。”莫尼彭尼把水电费单据塞回抽屉,然后抽出两张飞机票,“接下来是,公款回家探亲?”

***

Q表示自己绝不可能再坐一次飞机。

“瑞士,阿尔卑斯,双人来回头等舱。”

“别开玩笑了,”Q盯着露出神秘微笑的特工先生说,“我在这里一样可以工作。我绝对不要再坐一次飞机了。”

“我想要回我的枪,”邦德不理会Q的不满,自顾自地提了一堆要求,“要带掌纹识别的。还有你这儿有没有什么麻醉剂?”

Q眼中的绿色深不可测,他盯着邦德洋洋得意的脸,十分想打上一拳。

“军需官,我需要……”

他们之间的争锋被突然闯进来的009打断。

年轻的特工站在屋里,脸上的表情纹丝不动:“我需要一辆新车。”

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划过,Q对009说:“那辆阿斯顿马丁V12,还有我家的门钥匙。”

邦德脸上骄傲的神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僵了。

“我需要出差,麻烦你帮我喂猫。”

同样有些发懵的009点点头。

Q穿好大衣,然后拎起他笨重的公文包,对邦德露出假笑,“你先请,double-oh-seven。”

“你让他出入你家。”邦德带着不可置信、颇为难以面对现实的语气陈述着这个事实。

他们俩一前一后地走在Q支部阴暗的走廊里,邦德没有转身。

“是的,”Q也没打算跟上去和他并肩走。

“M知道吗?”

Q深吸一口气:“我们不是恋爱关系。”

“哦,”邦德像是满意了,他深深拖长的尾音让Q生出一丝嫌恶。

“对你来说这是个笑话吧,邦德,但是我对待这事儿的态度可认真了,我指的是我和009之间的关系。”Q停下脚步,提高音量,让邦德听清了他的小军需官此刻是多么的严肃,可能还有些许的愤怒。

于是他甘愿转过身来面对Q的怒火。

看啊,那头黑色卷发,那双绿眼睛,颜色如果再深一些会更好,看起来就更加邪恶,更加怒气滔天,更加……

邦德微笑的嘴角生生捋直。

更加诱人。

“怎么,没话可说?”Q讥讽地笑了一下,然后他的绿眼睛直勾勾地盯住邦德,“不过也无所谓了,这个任务就在雪山上,你做完之后完全可以回家。”

“回家?”莫尼彭尼也用了“回家”这个词,邦德有些迟疑,他尚未习惯把瑞士的居所成为“家”。

他的家在这里,在伦敦,在这个温带海洋性气候的小岛上,在……

他猛然睁大眼睛。

“你说我去过你家,是什么意思?”

提到“家”这个词,浮现在邦德脑海中的景象包括洁白茶几、热腾腾的伯爵红茶以及两只绿眼莹莹的猫咪。

那不是他家的摆设,他也没有养猫。

他在瑞士住的地方可没有猫,也没有红茶,茶几倒是白的,但是他和玛德琳娜几乎不常一起享受闲暇时光。

他自己的公寓就更别提了。

那个景象如此陌生,但是又非常温暖。

Q对此的反应则是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直不起腰。

邦德不是说他的话没有Q那个关于“一体”和“一片”的双关有趣,只是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你怎么敢这样问我?”Q笑完了,才弯着嘴角问他,似乎忍俊不禁,“我们之间的‘关系’好歹也维持了八个月。”

这回换邦德笑出声了:“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Q拎着他的包往前走了几步,刚刚好与邦德脚尖对着脚尖。那么近的距离,他低头轻笑时,黑色卷发几乎都要扫过邦德的鼻尖。

“没,我没有。”

“不可能,我可不记得有你这样一个毛绒绒的男朋友。”邦德觉得自己是在看玩笑,但是Q的眼神告诉他,这事儿很悬。

他决定把玩笑开大一点:“你是不是暗恋我?”

Q又开始放声大笑。

***

“你上一次是怎么坐上飞机的?”邦德看着面色惨白的军需官问道。

他们不过才到机场,Q就已经开始哆嗦了。

“借助药物。”

“晕机药?”

Q看了他一眼:“安眠药。”

“那你怎么……”

“我在身上贴了一个‘活着,但需要叫醒服务’的牌子。”

邦德盯着他的脸确认了两三回,才认定他在陈述事实,而不是又在讲蹩脚的笑话。

“谢谢你,”邦德露出他招牌式的微笑。

Q觉得对方的蓝眼睛简直属于荷尔蒙欺诈。但他已经不是之前的他了,他……

“我带你上飞机,不用害怕。”

邦德自然而然地握住军需官颤抖的左手。

哦他……

真是快要窒息了。

***

“我们这次是来追踪一个,一个博士还是医生?”邦德对着Q举了举手里的照片问道。

“头衔都是‘Dr’,他在三年前被剥夺了行医资格……”Q指着照片中笑容灿烂的男人说,“因为他在试验过程中违法了。”

“他用人体进行实验,他是个杀人犯,”玛德琳娜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认为我的诊所中藏着一个杀人犯。”

“我们也不,”Q在邦德开口之前抢先说道,“只是他也许不会把‘杀人犯’设定为自己的身份。”

玛德琳娜对Q的话嗤之以鼻,但是她是一位谨慎的高智商女性,她还是同意让邦德和Q潜伏在诊所里。

邦德对着玛德琳娜微微一笑,整个人容光焕发宛如一只孔雀。

“你的瓦尔特。”Q伸出手挡住邦德荷尔蒙泛滥的笑容,“你可以先去搜查。”

“我以为这支枪属于009特工?”

“不,这支是你的,你的掌纹。”Q没有多做解释,但是邦德明白,那个009也有一把一模一样的掌纹识别瓦尔特PPK。

“我该说什么?我从未被模仿者超越。”邦德把枪上膛,丢下潇洒的背影。

“还是老样子,他。”玛德琳娜为Q倒了一杯茶,“你怎么样呢?”

“谢谢,我还不错。”Q接过杯子,向玛德琳娜客气地笑了笑。

玛德琳娜坐在办公椅上,身后是覆着积雪的阿尔卑斯山,她很适合这样的背景,毕竟她是真正的一朵高岭之花。

“你觉得景色如何?”

“很美。”

“但是我的病人总是会为这种美丽的景色分心。”

“的确,坐在这里,我心神不宁。”

玛德琳娜转了一下椅子,她的眼睛瞟向Q:“不,你是在担心他。”

Q没说话,姑且算是默认。

“你是一个不会被自然景色或是女人所干扰的人,你是个……”

“同性恋,”Q自然地替她说了出来。

玛德琳娜点点头,微微一笑:“你有飞行恐惧症?”

“是的,现在开始要收费了吗?”Q试图开一个玩笑,但是玛德琳娜显然是认真的。上帝,好歹他花了那么多年极力避开心理医生。

***

“嘿,你好啊,”吧台招待对邦德露出熟稔的笑容,真是十分热情的一个人。

“你好,”邦德找了个座位,坐下,然后无不惋惜地说,“我记得这里不提供酒精饮料?”

“是的,上次的奶昔味道怎么样?”

邦德有些扫兴地皱了皱眉:“你还记得我?”


  39
评论
热度(39)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