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00Q】 Minor Injury 轻伤 Part One

轻微xover LondonSpy  

One

他已习惯在群山皑皑中醒来,披着暖和的睡袍靠着床头半躺,透过落地窗看着阳光慢慢洒落在深雪之上,世界万物圣洁冰冷。他便起身,迎接新的一天。

玛德琳娜在工作时总是把头发梳起来,她认真起来的样子很美。她怎样都是美的。上帝赋予她最为赏心悦目的美德。然而耐心却不是她的强项,玛德琳娜太知道邦德的底细,也太了解他无法抹掉的过去。

玛德琳娜用她的母语称呼邦德时语调格外甜美。

但是邦德注视着她,目光与她的相交,那清澈见底的眼神让他片刻无法呼吸。他遇见的女人太多,玛德琳娜这样的姑娘总是会伤到他的心。

回到雪山诊所其实是他的主意。他当时打定了心思远离过去,但是他的过去不肯放过他。

每天清晨朦胧梦境中总有一双手、一阵轻柔低语或是几瞥鲜血淋漓的回闪让他心生寒意——不是来自雪域的天然环境,而是来自他脑内某处快要绷断的神经。

但梦终归是梦,他总是会清醒。

那种心有余悸的胆寒在玛达琳娜的陪伴下总是会缓解一些,但是不能根除。邦德一开始只觉得是自己的职业病,他有意向玛德琳娜咨询,但是却总是被推向她平庸且冷漠的同事们。

“我不能为你做治疗,我们的关系太过亲密。”玛德琳娜解释说。

她的职业道德和她的爱情?

邦德摸着自己从故居带来的伞,湛蓝的双眼合上又睁开。他不想否认自己开始思念总是没有晴天的伦敦。

在这里没有机会打伞的,虽然Q确实为这把伞设计了最高强度的紫外线防护。

但是他不需要。

不需要。

邦德的心脏缓慢地跳动着,他陷入了一个人的沉思,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

在他陷入迷蒙沉思时,他似乎听见玛德琳娜在用甜美的昵称叫他,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了么,是晚饭还是午饭?邦德低头看了看手腕,空空荡荡,看啊,在这个安逸的窝里生活,他甚至不必知道时间。

他蓦地站起来,大步走出了房间。

“我必须离开这里。”

金发的前特工对他美丽的女朋友说。

“所以你要离开我,”玛德琳娜一点儿也不惊讶,“你就像他的翻版,只不过好了那么一点儿,一丁点儿。”女人拉住他的西服领子,贴在他身上,透过他的蓝眼睛看向他正在枯萎的赤子之心。

“但足够让我放你走了,詹姆斯邦德。”

她说他像她父亲,那个崩溃自杀的男人。

或许吧。

虽然他活着,有呼吸,而且身体健康,但是继续呆在这里,他必死无疑。

***

Q最近乐得清静,最麻烦的那个走了,剩下的只有按部就班一帆风顺和无聊透顶。

之前的009特工因为薪资待遇的事儿跳了槽。他在离职申请上哭诉了三遍他有多喜欢那辆阿斯顿马丁。Q在他走后先是有一丁点愧疚,接着新009走马上任,他在默契合作中磨掉了那份内疚。毕竟这个新人比他的前任机敏得多,而且拥有Q非常欣赏的一个特质——缄默。

但是每当Q支部召开例会时,Q总是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他们把007的位子空着。 

就好像这个位置不被人占去,那个金发的绅士就还会回来一样。Q在心里嗤笑那些人——包括他自己的痴心妄想和逃避现实。 

“军需官,我需要一支新的枪。”例会之后,009独自踏入Q的办公室。

Q把眼前那颗手雷放下,转过身双手环胸,一副要开始讨价划价的架势:“什么型号?”这种防备的习惯不能怪他,是007和预算不足的错。 

“我以为这是你该负责决定的问题。”009回答。

Q反手叉腰:“我们尊重特工们的个人喜好。”

“我没有那种东西。”009的目光没有和Q接触,但是却主动往前走了几步,像是隐晦地挑衅。

Q抬头看他,绿色的眼睛里面波澜不惊。

然后他对着009笑了,是那种可以把人从三十五岁减龄到二十五岁的微笑。

“你叫什么名字?”

***

009不会承认自己心里没底,他是00项目最近招募的新鲜血液,虽然年轻,但是蓄势待发、前途无量。

前提是他的工作环境中没有一个摘了眼镜就和自己男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同事。

好吧,也许是前男友了。

009有些忧伤,他爱他,但是在他说出第一个谎言之后,他就知道这段感情长不了。

他心爱的绿眼睛的男孩。

那个男孩子喜欢他,但是这种喜欢却不能阻止他在自己屋里杀了进入00项目后的第一个目标之后逃掉。

他是如此一个懦夫。

叹口气,009把被子往身上拽了拽。然后他身侧传来一声美妙的咕哝。

哦。

那是Q的猫。

***

在邦德回来的那天,Q并没表现得很激动。他看着那位沙金色头发的特工潇洒地靠在Q支部的大门口。

“如果MI6的奖金和考勤挂钩,你的猫大概就要饿死了。”邦德围了条很配他头发颜色的围巾,所以从气温来看,今天并不冷,但是Q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变得黏稠,如同夏季。

Q看了他一眼:“万幸不是。”

他从容走入打开的大门,后面跟着那位复职的特工。

Q支部的人不多,没次邦德进来都不会见到太多面孔,但是他肯定可以找到一点新玩具。

“Double-Oh-Seven,麻烦你放下……”

“这是我的枪,”邦德举起那支小巧可人的瓦尔特PPK。

“曾经是。”Q纠正他。

 

邦德的眉毛动了一动,他现在该感到不满么?

“现在它属于009特工。”

“令人惊讶。”他说的干巴巴地,足以表现他的不满了。

Q走向邦德,随意地把那支手枪拿了回来。然后他听到另一个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眼前的金发特工则还在四处转悠,打算从他这里搜刮点什么玩意儿。

“军需官。”009的声音在Q身后响起,转身的却是两个人。

“009。”Q把手枪递给年轻的特工,他的眼神是如此柔和认真,“你要的枪。”

邦德歪了一下头:“新来的?”

009向他点了点头,并和Q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打算退出这对任何一个特工都充满了诱惑力的Q支部。

太无聊了。邦德在心里下了评语。这样一个规规矩矩的年轻人,真是太无聊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个年轻人去而复返,并坦荡地对上他和Q两个人的目光。

“我帮你喂了猫。”

在009彻底离开之后,室内的气氛变得诡异尴尬。

“他去了你家,留宿,还帮你喂猫?真是个好人。”邦德露出戏谑的笑容,“我都没有到你家去过呢,军需官。”

他故意学009对Q的称呼,并把第一个音节发成Q,听起来像某个少女流行乐团的名字。

Q猛地抬起头,绿色的眼睛里隐隐有掺着浓烈嘲讽的波光。

“你去过,你当然去过的,邦德先生。”

TBC

  62
评论
热度(62)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