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Ebenji】别说话,抱紧我 Part-3 完结!

这篇居然字数破万,我有点方【。

故事依旧是没营养ooc外加逻辑漏洞和各种BUG,但是作为我第一篇EBenji,能顺利写完HE我就很开心了【出息【。

PS 第二部分做了些修改


Part Three

虽然通过了心理评估,但是班吉仍因违反规定、旷工等等理由被停职一个月。班吉老老实实地在自己公寓里窝了一个月,虽然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伊森那天的表情,是生气还是失望?总之伊森很不高兴,而且是因为他才不高兴的。班吉感到沮丧,他本来也试着去联系伊森,道一个含糊的歉,两人重归于好。

可是当他再度回到工作岗位,听到的却是伊森退出IMF的消息。

勃兰特说他退休回家颐养天年去了,但是班吉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再度面临孤寂漫长的黑夜,班吉辗转反侧仍然无法入眠。午夜时分,他家的玻璃上传来疑似雨打的噼啪声。

班吉用毯子裹住自己,从卧室出来,想要去关掉客厅的窗子。他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坐在沙发上。

“你他妈是谁啊?”班吉抱紧了毯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站起身来,走向班吉。

身为一名外勤特工,班吉随身携带着各种小玩意儿。他的手摸到睡衣口袋里一个硬硬的小东西,猛地举起来就要朝着那个人丢过去。

“嘿嘿,放松,班吉,”那人连忙举起双手,露出让班吉安心的笑容,“把那个放下好吗?”

“伊森?”班吉丢下那个能瞬间发出四万伏的直流型迷你电棒,猛地扑上去把伊森抱住,“真的是你,你怎么找到我家的?我记得楼下的管理员还养了一条挺凶的敖犬,我上个礼拜喂它的时候还……”

“不要动。”伊森真挺的身躯突然软了下去,几乎是贴在了班吉身上。

班吉住了嘴。

感觉到手掌上有温热的液体,空气中也开始有血腥味蔓延,他也不敢把伊森抱得太紧,只是任由对方靠着自己的肩膀。房间里如此安静,班吉听得到自己猛烈的心跳和伊森喘粗气的声音。

楼下响起一阵犬吠,几秒后戛然而止。

班吉意识到了什么,他把流着血的伊森扶到卧室,扯下沾血的外套和衬衣,装进密封袋,一脚踹到床下。

接着再用大团医用纱布和棉花给伊森堵上了伤口,班吉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是暂时的应急措施,这栋楼里有人追踪伊森,一个或几个,他们迟早会找到里的。他们杀了或是麻醉了管理员的狗,这证明他们已经进入了大楼,而班吉不可能拖着一个受伤的伊森亨特全身而退。

班吉给伊森盖上深色的毛毯。

“枪伤?”班吉坐在伊森旁边,手里举着热牛奶和热毛巾,这种感觉非常奇妙,他正在照顾受伤的,无所不能的伊森亨特。

“是的,算是擦伤,子弹没有留在我身体里。”伊森乖乖地让班吉用热毛巾擦着脸,然后用标准的病号姿势,从杯子里吸着牛奶。

班吉满意地看着伊森喝光了牛奶。

“感觉暖和一些了?”班吉从床头柜里掏出一小瓶喷雾,对着伊森一通喷洒,“这是去味剂,血腥味还是挺浓的,对吧?”

说完,他又去客厅里,想要从根源消除这股血味儿。

伊森拉住了他:“虽然受伤了,但我依然可以打过他的。”

他?意思是敌人只有一个?

班吉挥了挥手:“但是能避免战损为什么不呢?别以为我客厅里的东西都不值钱啊。”

他穿着宽大的睡袍和睡裤,上面印着尖耳朵的瓦肯人和“我是你爸爸”几个字。

伊森看着他的背影发笑,但是班吉却给了他一个“这是我的睡衣,我想印什么印什么!”的眼神。

班吉把窗户锁死,撒上去味剂,然后回到卧室,打算掏出睡袋来睡。虽然他不一定睡得着。

但是伊森却好像很慷慨似的,邀请他到床上来。

“你不怕我压到你的伤口?”班吉有些紧张地问道,“而且我觉得再过两个小时,咱们就能解除警报离开这里,到有手术刀的地方去了。我记得你的妻子是个护士?你会不会在医院里碰见她?你碰见她的时候会装作不认识吗?”

“闭上嘴,”伊森不得不这么喝住了班吉。

班吉缩了缩肩膀,乖乖地翻身趴在了伊森没有受伤的一边,背对着门,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正面躺着。

“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抱紧我。”伊森说道。

班吉还没出口反驳,就被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

那个人跑过公寓楼的走廊,留下阵阵回声。

伊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意识地把班吉搂紧了。

来回连续的脚步声仍在继续,但班吉的家是安全的,那个人似乎不觉得住在这里的“蒙哥马利史考特先生”和IMF有什么联系。

“你现在可以睡觉了,当我再遇见朱莉的时候,我们确实会装作不认识。”

班吉花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伊森是在回答他前面那堆啰嗦的问题。

看着特工先生悠然自得地闭上了眼睛,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睡意袭来。

******************************************

班吉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安安稳稳、不做恶梦地睡过一觉了。早晨七点钟的闹钟响起时,他只想多赖一会儿床。

他伸出去关掉闹钟的手还没碰到闹钟,铃声自己停了下来。

睡眼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身影,穿着他新买的“霓虹光剑与银女士”围裙。

“伊森?”班吉揉了揉眼睛,好像见到了世界第八大奇迹一样。

“我擅自用了你的医疗箱,还有厨房。”伊森解释道,“就煎了一下刀片、针头和几片培根。”

这是说,伊森亨特给他做了早餐?

醒一醒班吉,你肯定又在做梦了。

班吉从床上蹿起来,几步跑到厨房。

盘子里七七八八的食物让这个天真的英国人几乎手舞足蹈了。

“哇哦,”他可爱的口音让伊森发笑,“英国人就该吃这样的早餐嘛。”

伊森拉着他坐下,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你最近是不是瘦了很多?”

“唔,自从几个月前我开始失眠就……”一口麦片卡住嗓子,班吉被伊森的表情吓住了。

当然,他也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

“我最近不怎么活动,一到晚上精力充沛。”

做出这种苍白无力的解释,班吉只想抽死自己。

伊森岔开了话题:“上次在伦敦多亏了你,才没有造成更严重的损失,不过我没有抓住杀了哈迪斯的凶手。”

“哈迪斯?”

“那个小菜鸟,坚持让我们用代号称呼他。”伊森露出几丝笑容来,转瞬即逝,“你看,班吉,这是一项多么危险的工作。我不敢保证你也可以和我一样,享有二十年的运气。为了保护朱莉,我只能和她形同陌路。班吉,如果你放任自己,早晚有一天……”

“我们才刚刚劫后余生,”班吉咽下一口香肠,“虽然我没搞清你到底在干嘛,先是闹失踪,然后就跑到我家里来,还带着伤。这和上一次挺像的,对吧?伊森,我相信你需要我的帮助。”

看着特工先生英俊的脸,班吉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我只是一个技术后援,但是你相信我可以的,对吗?不然你为什么偏偏和我联系?”

“如果我早知道莱恩会绑架你,我绝对不会。”

“你在打击我刚刚建立起来的自尊心,昨晚我表现的很好不是吗?”

“可是你本该……本该是安全的,无人打扰,不会在夜里失眠、做噩梦或是担惊受怕。”特工先生把叉子戳进鸡蛋里,一股蛋液涌了出来。

班吉张大嘴,愣了好久:“你监视过我?”

“是的!”伊森干脆坦白了,“一周三个不规律的晚上,是的。从解决了莱恩之后,是的。在你卧室里按了摄像头,是的!”

班吉拍案而起:“不可能,我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因为我把它藏在了你毕业照的后面,没人会去随时缅怀带着大框镜一脸傻笑的过去吧?”

班吉有些语塞,他不能站在道德至高点上去指责伊森,因为他做的比伊森还要过分。

“还有,你电脑里的加密文件我也看过了。”

过分!

“那些都是……”

“你收集来的‘伊森亨特’画报集,我知道。”

一个被彻底扒了皮的FanBoy就像是一只待下锅的牛蛙,滑稽,可笑,而且完全赤裸。

“然后呢,你打算再也不和班杰明邓恩说话了对吧?”有些委屈的圆脑壳偏到一边,“顺便说一句,我没有在心理评估上撒谎,我现在还算是健康。还有,谢谢你的早餐,亨特先生。”

******************************************

 

那天早上的不欢而散始终让班吉耿耿于怀,伊森明显在意他,虽然搞不好他给队里每个人都安排了三天的监视时间,但是他在意班吉。这对一个以伊森亨特为偶像的小技术员来说,已经足够了。

伊森再没出现过,他穿过的围裙被班吉好好收了起来,作为私家珍藏。看呐,他仍然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伊森亨特粉丝。

回到工作,IMF最近新来的一个外勤特工似乎正炙手可热,他神勇无畏,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都全身而退。似乎是既伊森亨特之后一个新的传奇。

班吉见过他,但是他不喜欢他。

即使是在任务中也是如此。

“我觉得你这是在冒不必要的风险,天蝎。”班吉黑进俄国人的系统,然后把两副人脸下载并打印成了面具。

“可是你不是一直想试试那个面具吗?我也是。”对方不以为意地轻笑。

不知为何,班吉对这次任务的预感一点也不好。

即使他终于有几乎戴上那个该死的面具了。

他拎着一个公文包,跟着“天蝎”一起再度踏入克林姆林宫。他对这里印象并不好,所以也没有说什么话。

“啊,这幅面具真是棒极了,我一直以为它会很闷呢。”

班吉转了转脑袋,这感觉和他想象的一样,很酷,但是他仍然高兴不起来。

他们这次需要潜入建筑内部,找到潜伏在美国政府的间谍名录——趁俄国人还没把他们销毁之前。

七拐八拐地到了信息储存点,天蝎为班吉掩护,他要在三分钟之内从内部破坏防火墙,方便远在佛吉尼亚的家伙们把信息掏出来。

过程意想不到的顺利,顺利到班吉有一瞬间的恍惚。

然后几声枪响,他身后雪白的墙壁上多了几个枪眼。

是路过的巡查。

天蝎迅速做出了反应,把班吉挡在身后,用带着消声器的枪几下解决了敌人。

“还有几分钟?”

“一分半。”

“一旦完成,我们就抓紧离开。”

一分半钟,对班吉来说就像一年那么长。当进度条行驶到百分之百后,他几乎是一跃而起,把电脑塞进公文包。

天蝎在前面跑了几步,看到了俄国士兵的帽檐。

“不不不,撤退!撤退!”

班吉愣了一下,转身就跑,但是没跑几步,一声枪响把他拉停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腿部中枪的天蝎和那个拎着枪,一步步走向天蝎的士兵。

帽檐底下的脸虽然黝黑沧桑,但是班吉肯定那个是伊森的脸,他们连握枪的姿势都一样。

不能让他杀掉天蝎。

班吉又冲了回去,挡在天蝎前面,对伊森做出口型。

他说,这是自己人。

但是伊森没有理他,班吉以为是面具的缘故,又往脸上搓了两把,把面具撕了下来。这下伊森的眼中确实露出了惊讶的目光,但是他的脚步仍然没有停止。

“伊森……”班吉紧张兮兮地用唇语对伊森解释,“他是IMF的特工。”

然后已经走到他跟前的伊森用淡定的声音回答:“我知道。”

接着他对天蝎举起了枪:“那天晚上跟踪我的人是你。”

“是的,亨特特工,”天蝎仰起脸,年轻的面容上显露出疯狂,“我一直想杀了你。”

这是什么剧本!班吉抱着笔记本的手松开了,电脑摔在地上,不过鉴于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坏不坏已经不打紧了。

“杀死哈迪斯的人,并不是我。”伊森有些无奈,但是他的枪仍没放下。

“我知道,”天蝎的疯狂逐渐变成了班吉看不懂的悲伤,“但是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死。”

这是什么逻辑,班吉禁不住摇了摇头。

“你击败了莱恩,他的人来复仇,死的却是哈迪斯。这太不公平。”天蝎说着,望着伊森的枪口,“现在你要杀了我?”

果然,伊森的枪口徐徐下降,而天蝎的嘴角却扬起一丝微笑。

他的手指勾上了扳机,突然一块重物拍在了他的后脑上,他晕了过去。班吉举着大概已经摔得稀烂的笔记本,对伊森说:“已经坏了。”

伊森抬头看他,班吉继续解释:“我说电脑。”

******************************************

 

回到总部,勃兰特把哈迪斯和天蝎的故事告诉了班吉。

这两个都是新人,从实习期开始就一直搭档,彼此默契非常,但是因为班吉的缺席,伊森申请了新的技术后援,这对搭档被拆开了,后来甚至天人永隔。天蝎买通了关系,查到了那份真实的案底,对同伴毫无意义的死亡感到愤怒。

他的愤怒没有错,只是选错了对象。

“哈迪斯,天蝎,我能说你俩选名字品味有点好笑吗?”班吉坐在咖啡厅里,对着自己的拿铁讲道,对面的招待生即使穿着围裙戴着黑色领结也依然风度翩翩。

他为班吉递上糖:“可是狮子和阿波罗也不怎么样。”

是的,班吉在选代号的时候选了和阿波罗对应的狮子。

******************************************

 

“你救了我。”

“乐意效劳。”

“班吉——”

“还觉得我不能保护自己吗?我甚至都能保护你了,更别提当初我就救下过勃兰特一命!”

“不,我是说,你还会做恶梦吗?”

班吉摇头:“在你,在你到我公寓暂住了一晚之后,我就成了睡魔名单上的好孩子,每晚梦里只有香喷喷的煎蛋和培根。”

“你梦见了我做的早餐。”

“我没有。”

伊森笑着看着班吉,圆圆的一颗头又偏了过去躲避他的目光。

“好吧,我有。”班吉坦白。

伊森看着他,眼神非常奇怪。

“哇,你觉得这事儿很丢人吗?当然不会了,我是说这种事……”

“别说话,我要吻你了。”

“喔。”

  47 15
评论(15)
热度(47)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