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EBenji】别说话,抱紧我-Part 2

居然没有写完,超出预计了_(:3」∠)_ 依旧是,ooc、逻辑不足,如有BUG欢迎指出~ 


Part Two

很明显,那位小菜鸟是真的NEWBIE。

班吉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双手被叠在一起,牢牢捆在电缆上,衣衫整齐,帽子掉在门口,不知被谁踩了一脚。

全身上下没有痛感,判定没有受伤,只是肩膀贴着地板躺了太久,都已经微微麻木了。

而更加不太妙的是,那个技术员,不见了。

他面前的地板上只有几片闪光的玻璃片。班吉扬起已经僵直的脖子,在他的正前方向,一个……

哦天哪,那是一个倒计时牌吗?

那个牌子后面,是炸弹吗?

浑浑噩噩的意识中,一样尖刀般的回忆破水而出,刺入班吉敏感的神经。他向天发誓,如果他不是被捆住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跑掉。

但并没有什么如果。

他被困在这里,和炸弹,又是炸弹,一起,呆呆地看着那个倒计时牌上的数字一下一下地闪着。

“五分钟,还有五分钟……”班吉喃喃自语着,“他们想干嘛?这是谁绑的?那个菜鸟,是不是死了?”

他想告诉伊森,他在这里。

他想问问伊森,那个任务到底是什么,他有没有帮倒忙。

但是他为了保险起见,通讯器一直藏在帽子里,现在他没有办法和伊森取得联络,除非——

双拳握紧,班吉突然恢复了镇定。他好歹也是合格的外勤,被困在这里,孤零零地等着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炸弹炸死可不行。

班吉抬头看了看捆住自己的绳子,又看了看地上的玻璃碎片。蜷起膝盖,踩住电缆,一只脚猛地蹬了出去,班吉顺利地钩住了一片玻璃,然后他缩起头,用脚尖把玻璃往自己头顶的方向踢。

也许是他比较幸运,玻璃片没有划伤他的头皮,只是割伤了他贴着地板的右手手掌。

不论如何,班吉拿到了玻璃片,迅速割开了绳子。

解开束缚的瞬间,班吉灵活地一跃而起,几步跑到门口,拎起被踩了一脚的帽子,掏出藏在夹层里的通讯器。

“嘿,伊森,伊森?”

******************************************

 

这是个陷阱。

目标人物根本没有出现,而那件据说和莱恩有关的东西也压根不在拍卖的名单上。

伊森想招呼队员撤退,却从耳机里听到了一声枪响。

接着,一个明显是用了变声器的声音告诉他,他的队友死了,而今晚,他们全部都要死。

立即联系上简和卢瑟准备撤退,耳机里的声音发出怪笑,然后整栋大厦的电力都被关掉了。

伊森这才明白,“他们”并不单单指IMF小队。

“大厦突然间暗了,阿波罗,收到了吗?”卢瑟的声音传来。

“这是个陷阱,别靠近大厦!”伊森警告过卢瑟,立刻对简说道,“阿瑞斯,想办法把人流疏散,我到供电室去。”

“收到!”那边的特工女士得到了指令后,立刻甩脱高跟鞋奔跑起来。

供电室,也就是那个技术员遇害的地方在大楼的第三层。伊森飞身跑上三楼,果然,那个年轻人的尸体就横在供电室门口,身旁是被射穿的笔记本电脑。

伊森没有见到凶手,但是地摊上沾血的脚印则告诉他,那个人刚刚才往电梯间走去。

摸出一把手枪,伊森小心翼翼地往电梯间追踪过去。

但是困难在于,电力停了,应急电梯完全不够用,那个凶手在哪儿谁也不知道。

伊森干脆跑上了楼梯。

应急供电室和机房在一处,位于大厦的十四层。伊森感谢了一下上帝,没让他再次徒手从大厦外部爬上去。

而且跟迪拜塔比起来,什么大厦都算矮的。

在他踏上第十二层的楼梯时,耳机里传来熟悉的英国口音:

“伊森?”

伊森差点被楼梯绊了个跟头。

“班吉?”

“在。”

“你他妈在这儿干什么?”伊森不由得心跳加速,“你是在这儿,伦敦,对吧?”

“是的,我有点,有点犯了思乡病。你知道的,我是……”

“别解释,班吉,我说了你不能来。”

班吉的嘴巴张了张,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没想解释,我只是有点紧张。不过伊森,我在这里不是很好吗?而且还有一个绑着倒计时的炸弹和我做伴?”

“什么——”

伊森的脚滑了,整个人重重地在楼梯间里摔了一个狗吃屎。

班吉那边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你还好吗,伊森?”

“什么炸弹?”

“看起来像是……嘿……”

伊森听到班吉发出一声奇异的惊叹声,然后耳边归于寂静。

“班吉?你听得到吗?班吉?”

伊森踏上了十四层,把电机室的门一脚踹开。

班吉站在那里,穿着大厦工作人员的工作服,怀里抱着一只四四方方的黑色物体。

“塑胶炸弹?”

班吉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来,露出一个笑容:“没错,我已经把它拆除了。”

伊森松了一口气。

这时,卢瑟的声音在耳机里想起:“阿波罗,大楼起火了。”

伊森的第一反应便是去问简是不是所有人都跑了出去。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伊森的眉头拧紧了。

“你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我们,只有‘我’,对吧?”他对着通讯器说道。

班吉则疑惑万分:“谁?”

那边伪装过的声音发出冷笑。

然后一切又复静谧。

没错,这不是什么恐怖行动,这应当只是一次,私人报复。

而眼下,伊森看了看不听话的技术员,心里下定决心,即使是那双可怜巴巴的狗狗眼也不能让他心软。

“伊森,我们现在该干嘛?”长久的静默让班吉手心都沁出了汗水,“也许我应该把炸药一起背走?我们可以搭电梯吗,走楼梯有点累,不过我高中二年级的体育老师说走楼梯是项很科学的……”

“班吉,这里哪一根线没有通电呢?”

“嗯?哦,这一个,这根是……”班吉指着墙角一大圈线说着,他本想说这是备用电缆,但是伊森直接把线扯在手里,然后问道:“能够载两个人吗?”

“喔,我想要是……”班吉的舌头突然被咬了一下似的,他一脸惊恐,“伊森,你该不会是……”

伊森点点头,把线扯出来,饶了几圈在成捆的电缆上,然后拽了拽,接着向窗子走去。

那个窗子上有一块玻璃正好破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班吉猜测,刚刚他用来割绳子的玻璃大概就是从这里来的。

而此刻,伊森想的却是,那个从这里进来的小菜鸟,再也不能走出去了。

伊森把足够长的电缆抛到了窗外,又抓着班吉,前后从这个洞里钻了出去,落脚在窄窄的大厦外部窗沿上。

低头看了一眼,班吉只觉一阵晕眩。

“我刚刚,还是觉得,走楼梯既能锻炼身体也……”班吉的话被伊森的动作扼住了,伊森抓住他受伤的右手,很疼。

他下意识地缩回了手。

“你受伤了?”伊森看到他被割伤、仍然没得到包扎的手掌,有些不开心地问道。

班吉点点头,开始解释:“其实这只是个乌龙,我刚刚在这里,那个小家伙,你知道的,他以为我是……”

“被他解决掉的人,是你?”伊森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

班吉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太想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干脆岔开了话题:“喔,我没关系的,他还很年轻,有的是机会锻炼自己。”

伊森不置可否,接着,他靠近班吉站住。

“喔喔,这是干什么,想要现场殴打不听话的队员吗?”班吉慌乱起来,但是伊森却一把揽住比他高了一点的技术员,牢牢圈在怀里。

“大厦起火了,一二三层的东侧已经没有办法下去了,电梯和楼梯都不能使用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班吉有些慌张,但是伊森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用温和又温和的语气说:“现在,别说话,抱紧我。”

接着,他们从窗沿上顺着电缆一路滑落到坚实的地面上。其间班吉一直闭着眼,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狠狠地搂紧伊森的肩膀,仿佛要让伊森和他合二为一。

软掉了的双腿重新踏在了地面上,班吉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伊森磨烂了的衣袖上。

没有防护措施,伊森把自己的衣袖扯下来裹住手掌。

伊森是传奇般的特工,经验丰富,也懂得保护自己。想到这里,班吉觉得自己似乎比那个菜鸟还不如。

“班吉,”火光中,伊森的侧脸宛如阿波罗般熠熠生辉。

“伊森?”

“他死了。那个小菜鸟。”

代号为哈迪斯,是不是太不吉利了。

******************************************

 

除了手上的一道伤疤,班吉可以说是安然无恙地回到了美国。他没有和伊森他们一起走,因为他不想面对飞机上那具冷藏尸体的柜子。

伊森没有说出来,但是班吉懂的,也许有一天,那个柜子里塞的就是班杰明邓恩。

或者更可怕一点,死的是伊森亨特。然后留下邓恩,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

这就是为什么,班吉这么想要和伊森一起出任务,他们所有人都在不同程度上敬仰着伊森,把他视为理想化的特工、特工之魂和职业信仰。但是班吉,班吉把伊森看得更重要。别的人失去了伊森也许会觉得失落、怀念、悲伤,但是班吉觉得,如果他没有了伊森,那么他很可能也会失去自己。

这件事终有一天会发生。

******************************************

 

“等等,你说什么?”

伊森亨特,拿着班杰明邓恩的心理评估报告,冲着分析员先生大吼。

“他通过了?”

勃兰特淡定地点点头:“虽然濒临不及格,但是没错,他——通过了。”

“简直是疯了。”伊森做出了和当年一样的评价。

“是啊,我们谁不是呢?”勃兰特喝了一口桌子上的白兰地。

班吉走进来,打算取走自己的报告。

说不担心是假的,但介于他可是连测谎仪都能骗过的男人,他还是心里有底的。

“班吉,告诉我,这次你撒谎了吗?”伊森有些哭笑不得,他居然会觉得班吉在评估中有欺瞒的行为。

班吉用他的英式口音夸张地连说了好几个不。

“如果不是你要求我,我才不会撒谎。”

伊森把评估递给班吉:“恭喜你,通过。”

“哇哦,谢谢。”班吉耸了耸肩。

勃兰特再次喝了一口白兰地,才笑着对班吉说:“外勤部有你这样的好技术员,真是感谢上帝。”

“你是说我再次打破了恢复数据的记录吗?谢谢你。”

班吉拿着评估报告就往外走,他不太想看见伊森的脸,那种表情,就好像他让他丢人了似的。

  37
评论
热度(37)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