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EBenji】别说话,抱紧我 PART-1

ooc,割腿肉。


作者是个淳朴的文科学渣,只会挖脑洞,所以如果有逻辑和技术上的BUG,请告诉我~




PART 1


那是谁的手?
    


在黑暗中,像是白色的冰冷的游鱼,不......


是白鲨。


班杰明邓恩今晚第三次从梦中惊醒。


所罗门莱恩的幽魂再次降临他的梦境,每次都以不同的形象出现,但大多苍白冷酷。班吉至今还可以用十五个不重样的英语或法语词汇描述莱恩手指的冰冷,虽然他只是扒着班吉的眼皮给他戴了一只隐形眼镜。


当然不是普通的隐形眼镜,在成为炫酷屌炸的外勤特工之后,班吉再没遇见什么能称得上是“普通”的玩意儿了。这倒不是说他之前的工作乏善可陈,可是只是同伊森亨特一起工作和能同伊森亨特一起出任务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如果他的失眠和持续性的噩梦被搞心理评估的人发现,鬼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自己那张得分可怜的外勤人员考核表上扣几分呢!


班吉觉得如果能继续和伊森一起出外勤,多几个噩梦或是熬过几个无眠之夜都不在话下。


伊森亨特,他可是一个神话。
******************************************


“嘿,班吉,你能不能.....”


“有话快说勃兰特。”


蓝眼睛的分析员,说起话来总是一针见血的威廉勃兰特此刻却把手里那块烧焦的硬盘搁下了,静静盯着班吉看了一会儿。


“你看什么?”班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我觉得你需要休息。”


勃兰特说完,班吉的心碰碰地猛跳起来。


“嘿,我已经几个礼拜都没接到任务了,天天在总部修电脑。我倒是.... 倒是很想出去活动活动...你懂得吧,爬爬楼坐坐飞机,在迪拜的酒店机房里改改监控录像什么的?”


班吉又犯了他的老毛病,一旦紧张起来就闭不上嘴。


勃兰特蜷着手指轻抵在自己的鼻梁上,嘴唇抿紧,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班吉紧张地望着他。


勃兰特似乎在新部长那里很吃得开,如果是他的话......


“你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片刻之后,勃兰特只留下了这样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嘿,硬盘不修了?”


在分析员潇洒转身离开后,班吉一头雾水地挥着硬盘喊道。
******************************************


 


是,他确实需要休息。


在没有任务的第三个半星期,班吉把自己埋入了电子游戏和黑咖啡里。


    由于他发噩梦越来越频繁,失眠频率也越来越高。在过去的72小时中,他只打了几个小时的盹儿。


“没有任务,没有伊森,没有班吉.....”低声喃喃着毫无意义的话语,班吉横躺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最新发行的蝙蝠侠游戏,双目泛着血丝,胡子拉碴。
他的手机,那个手机,伊森当初发给他、简和勃兰特的手机,就静静地搁在茶几上落灰。


就像他现在一样。


班吉当然知道自己大概是那里出错了,可是他不想去看心理医生,IMF配了顶尖的心理医生和评估师,可是一旦通不过评估,他就要和外勤岗位说拜拜了。


其实,说起来在迪拜那一次其实也挺惊险不是吗?


他也不过是失眠了几个晚上,后来就慢慢好了,甚至有一段时间,任务没有太艰巨的时候,他都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外勤生活。


直到辛迪加出现。


有一只眼看不到,他身上还绑着炸药,伊森就坐在自己跟前,那个英国女人面色苍白,但是他看不到她的眼睛。


他们的生命都在倒计时。


炸了,还是没炸?


班吉的额头沁出冷汗,他梦见红色的倒计时牌上显示着四个零,然后一切归于寂静。


满屋的黑暗伴着零星几处反光。班吉看了看手机,他自己的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三点,距离他入睡才不过四十分钟。


而这大概就是他今夜仅有的休息时间了。夜还长,他可以静静地回忆,就从他第一次开枪打死亨德里克斯的手下开始吧。
******************************************


伊森亨特,刚刚享受了一躺完美的古巴之旅。


他前脚踏入总部,后脚就被新上任的部长召到了办公室。


照例是部长大人派发任务,这位新来的IMF粉丝甚至还学会了那一套“你说否接受这项任务”的台词。


“在其位,入乡随俗。”部长看出了伊森强忍着的笑意,也笑着补充了一句。


勃兰特看了他一眼,又和伊森对视一下,蕴意颇深。但是随即他便打开手中的PDA,迅速地向伊森介绍了本次任务的目标人物。


“据称他和莱恩有过接触,”勃兰特沉了片刻,“他一直想代替莱恩接手伦敦。”


“可是伦敦....”


部长大人笑了一下:“啊,不必为我们的老朋友担心。”


伊森点了点头。


“勃兰特,这次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分析员先生摇摇头:“我只是个分析员。”


“OK,我要卢瑟和班吉跟我去。”


“啊,我不建议你带上班吉,”勃兰特瞟了眼技术部。
******************************************


 


当伊森亨特进入技术部后,一些小菜鸟们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着,而往常他一进门就能看到的毛茸茸的头顶此刻则略显低落。


“班吉!”伊森用兴高采烈的语气喊着技术员的名字,那人似乎是从梦中惊醒一般,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哦,班吉....”伊森站在班吉身后,叹息着,夸张地摇着头。


技术员转动椅子,面朝伊森,有些费力地露出一个笑容来。


“嘿伙计,你怎么了?你看着比我这个刚从古巴回来的还惨!”伊森此刻是真的被班吉的憔悴吓了一跳。


班吉眼神躲闪,闪亮的眼睛底下是一双令人瞩目的眼袋,周围还有黑眼圈环绕,平时就算白皙的皮肤此刻苍白干燥。更令伊森不安的是,他目测,班吉至少丢了三公斤左右的体重,而他们仅仅只有二十天没有见面而已。


    “我……我……”班吉的眼神一再四处飘忽,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伊森的手上,哦——耶——


    “那是,新的任务吗?”班吉眨着眼睛问道。


    伊森点头,随即又残酷地宣布道:“可是班吉——你这样的状态是不能参加任务的。”


“可是——”


“用不着可是,不行就是不行。”


伊森看着那颗毛绒脑袋又低了下去,似乎是很伤心的样子。可是,那也不行。伊森亨特,一个传奇特工,铁血,果决,绝不会向可怜的班吉低头。


更何况,这也是为了班吉好。


尽力把脑中浮现的委委屈屈的英国式蓝眼睛挥去,伊森给卢瑟打了电话。那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去伦敦忍受阴雨连绵的天气。


卢瑟是伊森最信赖的人之一,而相对的,他也全心信赖着伊森。


至于剩下的人选……伊森犹豫了。


 


“我需要技术后援,不能是班吉。”伊森对勃兰特提出。


分析员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他想从脑中的信息库里挖出一个比班吉更适合和伊森搭配的技术员。


班吉很优秀,虽然他话多得要命,但是不能否认,他确实是一个奇迹般的技术宅。更何况他还和伊森有过多次合作,默契度也是一等一的。


只是……


“除了,班吉。”伊森把这话又向勃兰特重申了一遍,“我不想他在这种状态下进行任务,我已经失去了很多,不能再失去剩下的任何人了。”


“我理解,”勃兰特几乎是和伊森同时叹了一口气,“但是班吉,他是最好的。”


“即使是表现出了PTSD?”伊森摇头,“我甚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还要让他继续工作,而不是立刻叫来心理医生做评估。”


“他拒绝。”


“拒绝什么?”特工先生有些惊讶。


勃兰特轻咳一声:“他拒绝休假,也不肯看心理医生。说实话,PTSD的症状他确实吻合一些,但是他并没有任何回避的症状,甚至希望自己出外勤。所以……”


“所以你们就放任他?”


“不,没有完全放任,我们一直在想方设法不让他出外勤。”勃兰特叹了口气,“但是他的工作效率已经越来越低了,过几天,也许用不了几天,部长就会把他拎回去做后勤。”


伊森张了张嘴巴,想说点什么。但是勃兰特的眼神让他什么也说不出口。那种目光,直白地告诉他,他必须去做些什么。


******************************************


 


“班吉,在吗?”


班吉在监控视频里看到了伊森的手势和唇形。


“我在!”他当即喊出声来,然后又意识到,这是单向监控,伊森听不见自己说什么的。


所以,伊森又是怎么确定此刻坐在这里盯着镜头无聊的要死的人是班杰明邓恩的?


“我查了你的值班表。”


特工先生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班吉耳边。


本来瘫坐在椅子上的技术员砰地弹起来,一脸惊恐:“你是说……”


“是啊,我问了勃兰特。”


哦,那个脑子里就像是装了一个数据库的家伙。


“所以,想谈谈吗?”


班吉的头转向另一边的监控:“我以为你不是来和我聊闲天儿的。”


“啊,确实不是。”伊森把口袋里的芯片拿了出来,“这是我之前去古巴时从一盒雪茄里抠出来的,被烟火灼了一点,能修复吗?”


“这种小问题,技术部随便哪个菜鸟都能解决。”


班吉依然不去看伊森,但是他早就一把夺过芯片,十指开始敲打着键盘。


“我……”伊森抓准时机开口,却被班吉拿着U盘的手挡了回去。


依旧是那张有些可爱而滑稽的脸,表情却是一本正经的:“我把芯片里的东西都拷贝好了,拿去。”


伊森看着那个银色的小东西,又抬头看了看班吉的脸。


“还有什么事?”因为快速流失了体重,班吉的眼睛几乎是要陷入眼窝之中了,运转起来十分灵巧的手指现在正在键盘上安静地趴着,手边是一边茶和一张……


伊森的目光落在那张设计华丽的歌剧票上。


“图兰朵?你还想去一次吗?”


“什么叫我还想去一次?我根本没有去好不好!”一贯好脾气的技术员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嘴巴抿住,蓝色的眼睛在暗处显得十分幽怨。


典型症状,伊森在心里飞快地判断了一下,从未有过的攻击性。


“冷静,冷静,班吉,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对吧?”伊森伸出手按住班吉的肩膀,试图把他按到座位上去。


“伊森,我……”班吉试图辩解,但是他多话的舌头此刻仿佛僵住了。


伊森只是用温和的目光看着他,极其,极其的温和。


“我知道你被吓坏了,但是这就是我们的工作。班吉,接受这个现实,不然你只能退居二线。”


就像当初他逃出俄罗斯监狱的时候,看到在开车的班吉,他说:“简直是疯了。”


是啊,太疯狂了。


班吉应该呆在二线的,让他通过考试的人简直都是疯子。


而他自己也是。


如果不是他给班吉寄来《图兰朵》的歌剧票,那么班吉也不会……


“我不回去,不不不,绝不!”技术员再度站起来,试图用比伊森高那么几公分的身高占据气势的优势,但是他温柔的英国口音和仓皇摆动的手指,都暴露出了他此刻其实是在哀求着,哀求着伊森不要抛弃他,不要把他甩在一旁。


“图兰朵很好看,其实在电机室里透过监控看也别有一番风味……”


“班吉?”伊森的声音里也充满了请求的意味。


“看看你自己,看看你的脸,看看你体重秤上的数字。”


特工的手从班吉肩头滑落,他转过身去,班吉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班吉,我已经失去了很多,你不能让我再失去你。”


******************************************


 


班吉开始每晚都服安眠药,用各种方法强制自己入睡。


只是收效甚微,虽然他不再梦到冰冷如毒蛇的莱恩。但是直接梦见以各种不同方式惨死的伊森,明显也无益于邓恩先生的睡眠。


班吉听说伊森又走了,是去伦敦。


据勃兰特的说法,伊森带着卢瑟、简和一个刚刚通过外勤考试的小菜鸟就走了。


真好,班吉心想。


于是待四下无人时,技术员先生打开了电脑,黑进了IMF小队的通讯器。这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毕竟这是他亲手打造并升级的通讯频道。


但是光明正大使用着他打造出的频道的人,并不是他。


抑郁的心情再度来袭,班吉的手握成拳,几乎要击穿他心爱的电脑屏幕。


他的心理评估预约在明天,但是今天,他还是一个外勤,他还是有权限取得一些资料。


班吉心里一阵不安,却最终还是订了飞往伦敦的机票。


也许伦敦也有好的剧目可看。


******************************************


 


当他抵达伦敦时,一片灰蒙的天空迎接了他。


资料上没有伊森一行人的行踪,但是却清楚地交代了本次目标的行程。


班吉轻易地就融入了人群,伪装成了一个刚刚结束工作,从美国迁回故土的待业青年。


然后他便顺理成章地混进了目标所在的大厦——当技术主管。他的工作内容就是,修理所有坏掉的零件。


哦,电机房你好,电机房再见。


班吉冷哼一声,拎着伪装成工具箱的笔记本电脑,快步通过三层安检通道。


今晚这栋大厦里会举办一次慈善拍卖晚会,其中一件据说是莱恩的遗物,或者是和莱恩的组织有关的东西,本次的目标人物想要拿到那件东西,班吉推测,伊森的工作大概就是让他拿不到。


喔,或者拿到?


反正他有的是时间盯住伊森和他的小伙伴们,只要确保他们的安全,班吉并不在意任务的目标是什么。


反正他也不是在编人员不是吗。


班吉默默地打开电机房的门,与门内一个崭新的面孔撞了个正着。


“嘿,呼叫阿波罗,我这边有客人了。”


那个新面孔毫无疑问是伊森的新技术员。班吉轻咳了一声,有种古怪的情绪在他心脏里缠绕着,勒住他,不让他呼吸顺畅。


伊森在电波的另一头,穿着服务生的礼服,穿梭在大厅里帮人扛着行李。


听到小菜鸟的话,他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说:“解决掉。”


班吉看到对方渐渐凝固的目光,只觉大事不好。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让伊森知道自己到了这里的时候,菜鸟技术员已经拿出了枪对准了他。


“嘿,我……”


班吉的话在被镇定剂射中之后生生扼断,他直挺挺地到了下去,那个菜鸟还很体贴地接住了他,然后把他绑在了电缆上。



  37 6
评论(6)
热度(37)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