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ME】爱情魔药售价一元 Part4

赶在杰西生日这天更新惹【捂脸

也许有些人命中注定就该是一台麻烦制造机,冰冷无情,所到之处轰轰烈烈生生死死都是剪不开理不清的一团乱麻。在爱德华多短短二十几年的人生中,他便不幸遇见了此类人中的佼佼者马克扎克伯格。时也命也。

西装笔挺的青年抱着打包好的中餐视死如归地踏进了自己的家门。令他惊奇的是马克居然没有在电脑面前坐着。

“马克?我回来了,出来吃点东西?”他把外卖盒子搁在桌子上,环顾四周寻找那头让他头疼的卷毛。

然后那个人神奇地出现在了卧室门口。

“我不饿。而且我需要再调整一下时差。”

哦,言下之意就是爱德华多打扰了扎克伯格大人的好梦?本来就烦闷憋屈的爱德华多瞪起班比似的眼睛,气鼓鼓地一屁股坐下就掀开饭盒盖开始往嘴里乱塞东西。

爱德华多气马克的死性不改,也气自己为何还是在沉默中纵容着他。没错,只要自己张口把他赶出去……

爱德华多回头看了一眼卧室,哦,他

还睡在了主卧,真是棒呆了。

于是搁下晚餐,心中气闷着的爱德华多站起身来,扯扯领带,清清嗓子,就往他自己被外星人马克大魔王占据了的卧室逼近了。

他做得到的,他只要和马克说清楚,礼貌又冷漠地请他离开就对了!

他不爱他,他也不再爱他。

如此简单。

爱德华多走到了卧室门口,深吸一口气,伸手推开了没有上锁的门。

卧室里没有开灯,爱德华多借着客厅里的微弱灯光一步步摸到了自己的床边。马克平躺在那里,呼吸平稳,面容安详。爱德华多离得很近了,他可以看清马克脸上如故的黑眼圈和紧紧抿在一起的嘴唇。他伸出手,想把马克拍醒。但是他一直在犹豫往何处下手。

就在他犹犹豫豫的空当,一直佯装安睡的马克像诈尸了一样猛地伸出手去拽住了爱德华多垂在身侧的手。

“你干什么?”爱德华多猛地弹起来大叫一声。

马克的手还紧紧地攥着他的,那双透亮清楚得有些吓人的眼睛此刻正毫无睡意地盯着他,在着昏昏暗暗的房间里,死死地盯住他。

没人说话,两人的呼吸声如此清晰。

视线相交,这寂静即是一场比拼,谁先慌乱了阵脚,便是输了。

思来想去,爱德华多深呼吸了一下,还是打破了僵局:“马克,放开。”

“不行。”固执的亿万富翁把爱德华多的手往自己这边拉着,“你会消失的。”

“什么?”爱德华多糊涂了。

“你一看见我就会跑得远远的,到地球的另一边,然后结婚,然后生一堆孩子,然后死掉。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见到你。”马克把爱德华多的手握得那么紧,爱德华多不得不坐在床边,像是聆听临终之人的遗嘱一样,垂着头虔诚而谨慎地盯着乱说胡话的马克。

“之前我可以让你跑掉,因为我不爱你。”马克淡定地说着话,那只没有握着他的华多的手则轻轻地超爱德华多的脸颊偷袭而去。

“我以前为什么不爱你?我不知道。”

感受到了有些冰冷的触碰,爱德华多紧张地瞪大了眼睛。

“但是现在,以后,都不会了,华多,我的……”马克缓缓闭上眼睛,两只手都从爱德华多身上掉了下去。

爱德华多小心翼翼地检查了马克的呼吸,确认他没有因为喝下那奇怪的药水而死掉,只是睡着了。然后他转身离开卧室,好心地合上了门,一个箭步冲到冰箱前,不出所料地发现自己储存的啤酒少了大半。

他都不知道他不在的这几年,克里斯和达斯汀居然把马克培养成了一个酒鬼。

马克在爱德华多的床上睡了一晚,但是不幸的是,醒来之后,他身边并没有爱德华多的陪伴。他郁闷地起床,拨了一个电话给达斯汀。

“所以,我们在这里忙得焦头烂额也要挤出余量让你有机会去追华多,结果你功败垂成临门一脚却连华多的毛都没捞到?”大概正在酒吧放松心情的达斯汀一开口就是一堆马克已经预料到了的风凉话。

“我摸了他的毛,他还是抹了太多发胶。”马克像是在回应达斯汀的调侃一样说道。他手中握着爱德华多留给他的便签,熟悉的叮嘱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呃,我虽然鼓励你去追华多,但是我不是很想知道具体流程的。”

“我也不太想让你知道。”

结束了和达斯汀的通话,虽然其内容对马克的现状帮助不大,但是能听到达斯汀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是让马克有了一种自己还是相当优秀的自信。华多爱过他,也仍然爱着他。只是他在不得已而为之的境地做了一些让华多伤心的事情。

马克从来不觉得自己在这五年中其实错过了很多。

马克也不觉得当初他是全部过错责任人。

马克只是想要他的华多回来,或早或晚,或顺利或惨烈。

“马克?”开门声伴着熟悉的温柔呼唤,马克转头看去,他的华多拎着几个购物袋站在门廊处,没有喷发胶的头发蓬蓬松松的堆在头顶,班比似的眼睛四处谨慎地探索。

马克的眼神和他的相对,那一瞬间爱德华多半是放下心来半是提高警惕的面部表情被马克牢牢记在了脑子里。因为这是他的华多再也不能对他露出的表情,他不允许。

那么不信任他的华多,他不允许。

“我看你好像没带换洗的衣服?所以就在逛商场的时候随手给你买了几件。”爱德华多说着把一个大大的购物袋放到了沙发上,同时脸上浮现出微微不安的红晕,

“你专门去给我买了衣服?”马克毫不留情地指出了这一点,“我很感谢你,华多。我以为你今天回来之后会特地赶我走。”

“我确实想赶你走来着,但是我不能这么不讲情面。”爱德华多摊摊手,“我想我们需要静下来——在一个没有肾上腺素,没有奇怪药液,也没有酒精的环境好好谈一谈。”

马克点点头:“我同意。”

“你想来杯咖啡吗?”

“谢谢。”

当爱德华多带着警惕的表情把咖啡递到马克手里时,他那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男孩一样的模样立刻让马克明白了些什么。于是当他喝下第一口咖啡的时候,他直截了当地对爱德华多做出了赞扬:“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喝咖啡的习惯。”

“我也很高兴我还记得。”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可以再挽救一下。”

“我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在你气跑了我的女朋友之后。”

“你又不爱她。”

爱德华多有些沮丧地皱起了眉毛:“马克,你不懂,这不关乎爱情。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过我以后可以拥有幸福的婚姻生活。”

“所以你在爱上我的时候从来没考虑过‘出柜’?”马克毫无波澜的语气让爱德华多觉得这番对话又将成为一场针对他的侮辱。

但是马克接着说道:“我没有考虑过你的家庭背景有可能影响到你的婚姻和爱情观,我的错。”

马克式的道歉?他刚刚听到了马克在道歉?

“我也没有考虑过,你也许从来就没有想和我在一起。”

“不……”爱德华多摇了摇头,“我们之间并不可能。”

“我爱你,华多。”这话即使是由马克这种万年面瘫说出来,也是相当的动人又震撼。

于是爱德华多理所当然地快要被撼动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来说你爱我?为什么当初要选择那样做?为什么?

“我喝了——”

“别把那瓶奇怪的药水当作借口。马克,昨晚你喝醉的时候,你,你就那样拉着我的手,那个时候我还能感受到你所谓的感情。我知道你是有感情的。只是当初,为什么?”爱德华多的眼睛里凝着浅浅的水光。

拜托,回答我。爱德华多心里几乎是在恳求。不然下一刻他就要哭出来了。

马克依旧是板着脸,很显然,他答不上来,他不能告诉爱德华多他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自大愚蠢。

“我那时只是做出了我认为最好的选择,华多,我不想让FB一出生就夭折。现在,我不想你就此和我相隔一个大洋,然后老死不相往来。我需要你。”马克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少见地放缓了语速。

爱德华多明白这种姿态已经是马克压得最低的了,这是马克的极限。但是不代表爱德华多会因此而原谅他。

“我不想和一个完全不尊重我的权利的人——不管是男是女——一起度过后半生。”爱德华多语气变得坚定起来,“你跑过半个地球来告诉我你爱我,但是对不起,马克,我丝毫感受不到你对我的爱。”

“是我说的太多了吗?”马克立刻就抛出了反问。

“是你说的太少了。”爱德华多疲惫地摇了摇头,“你现在联系克里斯吧,你可以离开新加坡了。”

“我当初稀释你的股份是因为你喝了爱情魔药所以我觉得不论我怎么对你你都会原谅我但是那药水对你没有起作用所以——”马克像个吐字机一样,完全不顾爱德华多是不是听得懂而把他当初的愚蠢全盘托出,“我并不是在要求你的原谅。要是你没喝那药水我也会选择把限制了FB发展的你请出公司。”

“你知道我——”

“是的我知道。”

“你他妈的混蛋!”爱德华多爆发出一阵怒吼。

马克则一脸淡定的接受了来自爱德华多的怒火。

他并不担心这份滔天的怒火会烧毁他为两个人设定好的未来,相反地,爱德华多的气愤让他看到了希望。

你仍然在乎我。


  17 10
评论(10)
热度(17)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