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19XX,逃离,反抗以及宿命论 [Part One]

终于把1984读出了一点感想 结果同人女本质发作 脑洞了美队陷入法西斯统治的新世界。(这又是一个开了不知道啥时候能填上的坑哟...)

*正文*

       一切都和战前不一样了。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价值观,不一样的国家机器。作为国家的敌人,史蒂夫在街上默然麻木地走着,希望自己不会被发现。阳光,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成为了死亡射线。他身后,是一个棕色眼睛的党内成员,大概是被派来跟踪他的。

       如果不是那么一场漫长的冰封,大概他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里,就如他的昔日战友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他是敌人,他如今变成了敌人,在他热爱的这片土地上。

       史蒂夫罗杰斯从未这样的孤立无援。他一个战友也没有。这个世界没有巴基,没有咆哮突击队,甚至没有反抗意识——只有红骷髅和他的绝对统治。起初他还打算举起自己的盾牌继续战斗,但在被政府军围攻几次之后,没有得到当地人民支持的他只能孤身一人逃往内陆。

       他游走无数地区,见过无数冰冷的心和脸孔。后来他终于发现了这里的人像是完全失去了反抗意识一般任人洗脑。

       令他感到心惊肉跳的屠杀在肉体和思维两方面同时进行着。每一个有反抗意识的人都消失了,他们的家庭早已破碎,没人会费心去寻找他们。新政府教导人民用极端的态度热爱服从命令,用另一种极端的方式憎恶爱和自由。历史被改写了,历史人物被抹杀,“美国队长”这个名称在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区都再不被提及。甚至美国这个名称也被解释成这片大陆的旧城,在元首建立了新社会之后,这一名词就被摒弃了。在新一代的美国人,如果他们还觉得自己是美国人的话,几十年前根本没有过战争,没有过英雄,没有过牺牲。

      最后,他回到了这里,回到了布鲁克林,隐姓埋名乔装改扮,利用一个街边冻死的流浪汉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如果不是抱着对人性的最后一点希望,史蒂夫根本不想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他执着到甚至是迂腐地相信着不论环境多么严苛,人性中对自由的渴望也不会死去。

       他只需要一个可以并肩战斗的人,他只需要,他如此渴望着那个人的出现。

       史蒂夫踏着匆匆的脚步,巧妙地躲避着身后那位党内人士的追踪。

       他被自己保护着的人民追击,这个事实深深伤害了史蒂夫的感情。几年前他被一个绿色的水生居民救起,一脚踢到大陆上。然后就陷入了这种无穷无尽的悲伤里。

       他来到一处破败的杂货店,现在施行限售令,杂货店几乎和摆设没什么两样。他走了进去,看到店里也挂满了熟悉的,令人窒息的画像。红色的领袖并不以自己丑陋的外形为耻,却从没告诉过他的人民自己是因过度追求超人力量才落得这个下场的。

       “日安,先生。”丢了一只眼睛的杂货店老板站在柜台后,脸色不善地向他招呼道,“我们这里缺盐少油,但我还是得问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史蒂夫在看请老板长相的瞬间屏住了呼吸,他差点就觉得自己见到了旧友。但时间过得这样残酷,面前的人根本不该是他认识的那个。

       “我需要....我需要一把剃刀。”史蒂夫摸了摸自己用马鬃毛粘好的胡子说。

       老板低身从柜子里摸出两片沾着锈斑的刀片,无奈甚至是愤慨地说:“运气不好啊伙计,我们只有这些玩意儿了。小心使用还是可以避免破伤风的。”

       史蒂夫噎住了,他并不需要剃刀,他需要大把胡须来掩盖他的面孔。但是老板凄凉的强调让他有些动容。

       “我买了。”他掏出几张皱巴巴的低面值新货币,轻轻放到落了灰的玻璃柜台上。

         老板用一张牛皮纸把刀片包好递给他。

         就在史蒂夫转身欲离开时,一个行色匆匆的男人走了进来。史蒂夫认出这人正是刚刚一路跟踪他而来的党内成员。

       这个人身材并不算高,微卷而浓密的棕发一个劲地往后梳着,下巴上和史蒂夫现在一样留着一撮小胡子,那双眼睛却是令人一见难忘的明亮棕色。如果史蒂夫可以通过一个人的长相来判断一个人的性格的话,那么他就该知道,这个人的五官已经告诉了他,他不是一个忠诚的党内成员。他微微翘起的嘴唇总是无声地诉说着叛逆的愉快,而眼睛,那么醒目地昭示着他所有的不安分和鬼机灵。

      只是史蒂夫作为一个懂得人不可貌相的老兵,他早就不那么肤浅了。几步越过那人,史蒂夫几乎是快要跑起来似的冲出了店面。但是超级血清还是再一次帮了他的忙。

     “日安,先生。”杂货店老板招呼那个人说,“您前几天订的东西到了。”

     “我亲爱的老弗瑞,我就知道你从来舍不得让我失望。”那人带着笑意的声音钻进了史蒂夫的耳朵里。

       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忠诚的党员会有的说话方式。

       史蒂夫贴在杂货店的外墙上,怀着难以名状的心情偷听着那个人继续说道:”我知道这种金属大概全世界也弄不来几克,但是你就是可以。“

       ”我只是尽我所能。“

      ”愿我们的伟大领袖健康长寿——“这是领袖的拥趸倡导规定的用语,”希望他能活到我在他那个没鼻子的脸上狠狠揍一拳的那一天!“

      天哪。史蒂夫几乎是下意识地破门而入。

     迎接他的是一团蓝色的光芒,他侧身倒向一排货架。

     ”你是骷髅的走狗吗?“那个棕发的男人举着一支枪,眯起眼睛打算再度瞄准他。

     ”不不,我是和你一样的——敌人!“史蒂夫抬起一只手,”我是史蒂夫罗杰斯,我——“

     他说到这里,看到那个男人放下了枪。之后他的自白被打断:

    “我认识你, 我知道你是谁。我家里还贴着你的大海报呢。”那个男人笑了笑,“我居然没能在第一眼就认出你来。弗瑞,这就是美国队长,我爸爸的老朋友。”

       史蒂夫盯着那个男人,想从他风流的面孔上灼出两个洞来。

      “我是安东尼史塔克,一个东躲西藏的政治犯。”他说完最后一个音节,就自顾自地仰头大笑起来。

       哦,史蒂夫想他知道他是谁了。 

TBC

  4 2
评论(2)
热度(4)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