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aaaBroccoli

写同人
美漫 电影 剧集 小说
微博:时蔬涂墙

 

Toothcup Gen- Eternity 有角色死亡

注意:经滑子菇GN提示:文中设定的北欧死亡观念和真实传统不一致~ (只有战死才能被选中去瓦尔哈拉)为了保持前后文一直我就不做改动了 但是这个错误不能误导大家_

谢谢GN指出我的错误> < 

那一年博格岛的夏天又来了。

小嗝嗝和无牙都很喜欢夏天,夏天没有冰风暴的威胁,没有浓稠得化不开的云。天空属于他们——开阔而无垠的天空,属于每一个博格岛居民和他们的龙。

新任族长小嗝嗝•何伦德斯•黑线鳕三世从群众热线那里收到一个六岁的小男孩的要求:“为什么我们没有一场全民飞龙大赛呢?”

站在父亲曾经站过的位置上,小嗝嗝摸了摸并没长出胡茬的下巴,刚想说其实我们有飞龙比赛的。那个圆脸棕发的小男孩便抱着他的龙宝宝蹦蹦跳跳地补了一句:“没有羊的那一种,只飞直线,不会转圈的那一种!”

小嗝嗝回头看了一眼在旁听着着童稚言语的母亲,而对方则带着笑意微微点了点头,于是他便从窗口伸出手去,狠狠揉了一下那孩子的头,说:“对啊,为什么不呢?”

于是第二天,所有的龙都飞了起来。

路过博格岛去送货的艾瑞特说,那是他平生见过的叹为观止的场面之一。跟在他身边的龙稳重地仰起头看着曾经的伙伴飞翔在苍穹云朵之间,艾瑞特猜它没准也想去飞一飞,但是当他把手搁在龙的头上时,龙只是撇开了头,沉下庞大躯体卧在了甲板上。艾瑞特知道他的龙在怀念着原先的主人,那位他也一样敬重着的维京首领。

无牙一直保持着领先位置,小嗝嗝不由得爽呆呆地想到,这比赛对于已经成为阿尔法的无牙来说,连作弊都不用,没有龙敢飞得比头领快,何况无牙飞得本来就很快。

他迎着风爬起来,几步站到无牙头顶,唰地一下跳到半空中,然后享受片刻那坠落的刺激。风在耳边猎猎不休,云朵似乎绵如糖丝,天空近在眼前。他倏地展开带着薄翼的胳膊,假装自己是一条飞龙。

无牙在他旁边飞着。他俩身后不远处上方一点是亚丝翠和她的风里飞。再往后一点,是双胞胎兄妹和鼻涕粗以及他们的龙,鱼脚司和他的肉耳朵则还要后面一点。但是他们这一波人已经是领先的了。这样奇妙的飞翔比赛让小嗝嗝有种旧日时光的错觉,但是他们明明是第一次举办这种大型的活动。也许是太久没有飞起来了吧,小嗝嗝边俯冲向海面边想。无牙紧跟着他往下坠落。

自从无牙有了炫酷的蓝色光芒之后,这条龙就像是一盏巨大的灯笼一样,无时不刻地发着光。小嗝嗝管这叫炫耀,而比他更了解龙的母亲瓦卡则笑着告诉他,无牙还很小,这只是小孩天性而已。

小孩,小嗝嗝想着,正巧这时无牙刚刚好接住了他,他们乘风一起飞翔着。

小孩,无牙只是个才长大的龙宝宝而已吧。小嗝嗝突然伸出手去摸了摸无牙厚厚的鳞片和耳朵。这么巨大有力又调皮的无牙,还只是个正在长大的龙宝宝而已。

那么它以后会不会变得更大,更有力,更听话?小嗝嗝怀着这样欣喜的希望,带着笑意冲向了终点。

“干得好,无牙,我就知道你能行的。”比赛结束之后,小嗝嗝宣布自己和无牙是冠军,然后拎着一桶鱼跑过去犒劳他的龙。

他拍拍无牙的头,对方低低的发出一声痒痒的声音,然后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鱼桶,口水从舌头上往下滴。

“注意用餐礼仪,小孩子。”小嗝嗝嘲笑着无牙涎水四溢的吃相。

无牙几乎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啊,你是说你和我一样大吗?我的小龙宝宝?哦哦这可不行,一定不能挑食哦,龙宝宝。”小嗝嗝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从桶里捞出鱼来喂给无牙。

无牙大张着嘴巴等着投喂,它极力想表现出委屈来,它作为一头阿尔法龙,是从来不会挑食的。但是因为张着嘴巴,委屈的表情变成了滑稽的期待。

这可不是它长相的错!

小嗝嗝看喂得差不多了,便把桶举起来,直接往无牙嘴巴里倒。

“你吃的越来越多了哦,小宝宝,不知道你成年之后,会吃多少啊……”后半截牢骚戛然而止,因为无牙实在厌烦了小嗝嗝把自己称为龙宝宝,于是它决定把小嗝嗝和桶一起吞进嘴巴里。

“开开灯好吗,伙计?”半截身子都闷在夜煞嘴巴里的维京领袖无奈地大叫起来,“我做错什么了?”

无牙摇头,小嗝嗝仅剩在外面的两条腿甩来甩去。

“你要是吃了我,后果自负!”

无牙想了想,它不会真的吃掉小嗝嗝的,但是小嗝嗝如果在嘴巴里太久真的很不舒服,于是它终于把小嗝嗝吐了出来。

小嗝嗝搞了一身令人头疼的龙的唾液。

“禁。止。再。把。我。吞。掉。”小嗝嗝拿出族长的气势趴在无牙鼻子上瞪着它一字一句的说道。

无牙欢快地无视了小嗝嗝,翻了个身,咧着嘴露着肚皮,大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芒。

小嗝嗝见状伸出胳膊去象征性地挠了无牙的下巴几下:“好了小宝宝,大人要去工作了。”

无牙眯起眼睛,但它还没来得及表示气氛,小嗝嗝就已经往族长的屋子走去了。

大人?龙宝宝?无牙眯起的眼睛瞬间睁开了。


从那天起无牙开始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瓦卡说他们同岁,但是无牙还是条年幼的小龙,小嗝嗝已经是个该有担当的男子汉了。这一点,就是这一点,不论无牙飞得多快,不论小嗝嗝怎么耐心地引导它,它永远都追不上。

当小嗝嗝和亚丝翠的第一个小崽子出生的时候,无牙好奇地围着亚丝翠和小宝宝打转。小宝宝名字叫做史图亚克二世,很明显,这是为了纪念前一任领袖。这名字一度让无牙冲着小宝宝伸出了舌头,小嗝嗝及时制止了它,人类宝宝对龙族唾液的抵抗力还未可知,他不想以后三个月都只能亲吻一个龙族唾液味道的宝宝。

无牙缩了缩头。它觉得自己比这个小小的一团要可爱一点的。小嗝嗝安慰地拍了拍无牙的头,并且让小宝宝伸出手去摸无牙的鼻子。

无牙嗅了嗅那个宝宝,伸出舌头尖小心翼翼地尝了尝他右边爪子的味道。

还不错。无牙用圆溜溜的眼睛对上小宝宝沾满了口水的脸。

“你喜欢无牙,无牙也喜欢你。”亚丝翠抱着宝宝笑得十分开心。

无牙闻着宝宝身上的奶水味儿,一度不知所措。

小嗝嗝已经做了父亲,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小崽子的出生让无牙对新生命有了期待。随着那小家伙一点点长大,无牙也开始期待自己的孩子了,但是它还没到成熟期,还不能做一只龙宝宝的父亲。亚丝翠的风里飞今年已经和另外一只致命纳得生了一颗蛋,当初最早被驯服的几只龙里除了长了两个头的家伙之外,只剩下无牙没有进入成熟期了。

小嗝嗝曾经表示过担忧,但是瓦卡却说夜煞的成熟期来得就是比较晚。而双头龙,谁也搞不清它,或者它俩,是怎么个构造。

“伙计,小宝宝,小家伙,呃……”已经隐隐有其父之风的小嗝嗝,一张口还是戏谑成性的调调。

无牙只是撇过头去,看小史图亚克在草地上吹鼻涕泡。它才不稀罕把小嗝嗝扑到压住然后看他求饶呢。

真的。

“我知道我最近很忙,但是,你要理解我呀,毕竟博克岛上那么多事情……”小嗝嗝絮絮叨叨地向无牙解释,“也许你再长大一点就懂了。什么时候你才能和云中跃一样成熟?嗯?小阿尔法?”

无牙讨厌“小”“年幼”和“不成熟”之类的人类语言。它固执地不肯理会小嗝嗝,它宁愿——噢噢噢史图亚克吹了一个好大的鼻涕泡!无牙欢快地朝史图亚克叫了一声。那小男孩则跌跌撞撞地向它撒了欢儿地冲过来。

小嗝嗝觉得自己失宠了。是啊,谁会不喜欢一个可爱天真的小男孩呢?小嗝嗝不甘心地跳起来,一跃蹦到无牙身上,使出当年百试不爽的搂脖子骚下巴的招数。

无牙稍稍原谅了一下小嗝嗝,背着他冲向小史图亚克。小嗝嗝顺势一把抓起自己的儿子,带着他,乘着无牙飞上了天际。如何与龙相处,这在博克岛上是许多父亲交给自己儿子的第一课。

奥丁神在上,他们可是勇敢无畏的驯龙者。

无牙欢快地长啸着,以为这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不会终结。


但是那一天来的远比它意识得早。人的生命太短,即使是被后世称颂的领袖,最终也只有一艘远航的灵柩船。

这时的无牙已经步入了成年期,但是作为仅存的一只夜煞,它并无可交配的伴侣。每当它的伙伴带着自己的龙崽子嬉戏玩闹的时候,小嗝嗝都会搂着眼中露出渴望的无牙的脖子,骚骚它的下巴,直到他再也直不起腰,便用拐杖代替手掌,戳着无牙的肚皮。

他们俩是博克岛上的传说,一个断腿的领袖,一只缺了尾翼的夜煞,一对不败的组合。

无牙还是会时不时点燃自己的光芒,不为吓退敌人,只为让眼神已经不再灵光的小嗝嗝看清自己的方位。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飞过了,带无牙放风的活儿已经由小史图亚克代劳。小嗝嗝还是一张口就让无牙有想吞掉他的冲动,但是小嗝嗝已经很久不曾开口了。

小嗝嗝是在儿孙簇拥的床前离开的,无牙看着自己白发苍苍的朋友闭上了曾经充满活力的眼睛。

它早已懂得死亡的含义。

向着那艘载着亡父的船,小史图亚克点燃了他的箭头。

看见火光,本来在一旁安静注视着仪式的无牙突然不安地吼叫起来。亚丝翠拄着拐杖,蹒跚地向它走过去,但是她没来得及。一道蓝紫色的闪亮火光从无牙喉咙里射了出来,点燃了那艘载着小嗝嗝的船。然后是无牙全然展开的双翼,它盘旋着飞上了云霄。它哀鸣着,像是告别。

小史图亚克目瞪口呆,而他的母亲则早已热泪盈眶。

她为她的丈夫唱起挽歌,愿他的英灵为瓦尔基里的神女所引导,早日到达瓦尔哈拉圣殿。

那歌声穿越了雾气和云朵,无牙听到了这首为小嗝嗝唱的挽歌。同样内容的挽歌它已经听过许多次,歌词里有伟大的奥丁神,英武的灵魂,永恒的居所。

那艘燃着火焰的船顺着河流飘远,背脊处发出幽蓝色光芒的无牙飞在空中,一直跟随着船只前行。

也许就在河流的尽头,就有传说中的瓦尔哈拉矗立着,等待着维京少年的灵魂,和他的龙。

  39 27
评论(27)
热度(39)

© LydiaaaaBroccoli | Powered by LOFTER